宁故

【叶蓝】柳梢花间,你可记我 『上』


七夕贺文
龙叶修X兔子蓝河
有那么点喻黄的
第一次写文,也不知格式啊什么的
轻喷啊各位,谢谢了【拱手
标题和内容没多大关系吧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阴沉沉的天和黑压压的云,预示着雨即将来临。

         倒霉透顶。叶修心想,哥好不容易下界来游玩一天,怎就碰上了这么个倒霉天气!

        叶修是条龙,很厉害的那种,是上界的斗神,可斗神也不用天天打仗,正巧无事,就化作原身,跑下来玩玩,没成想遇到了这样的坏天气。
 
         正想着一道惊雷炸响在耳边,叶修扭动身体,避了开去。半个身子透出云中。

         下界的人可都炸开了锅,什么神迹呀,佛祖呀,什么神话全搬出来了。叶修看着一群兴奋的猴子,再看看田地里龟裂的泥土,下来的真不是时候,回去就叫喻文州吐点水。叶修眨巴眨巴龙眼睛,扭头就走。

他还没飘出去两里路,有一道雷劈下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什么东西!老劈我干嘛!我叶修什么时候这么倒霉了,出来玩还能碰到渡劫的!我又不渡!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叶修看出来这雷与平常下雨时不同,就刚刚这两道雷,就蕴含着巨大的灵力。
噫,真惨。
 
         叶修感叹了一秒,加速往上界飞去。再惨,你也不能劈我!

          叶修变为人形,刚踏上地,就听见有个声音唧唧歪歪不休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文州文州,到底是谁来了呀,你还非拉着我和你一起来,我和张佳乐还没吵完呢,文州文州好文州,你放我回去吧!这个妖还不来,定是被雷劈死了,不要等了,快回去吧,回去吧文州.......”黄少天拽着喻文州的外袍晃来晃去。还凑上去蹭蹭喻文州的脖子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喻文州微笑着摸了摸黄少天的头,温柔道:“少天乖,就快来了,不能说他死了这样的话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叶修很难受,并不想看到这对秀恩爱的道侣。尤其是差点被劈两次后。叶修再次转身就走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不对,等等,他们在说什么,妖?劈死了?
        
“黄少天,你俩在这腻腻歪歪说什么呢?”叶修叼着不知从哪儿来的草梗,大步走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叶不修!,你不是下界去玩了吗?怎么回来了?啊~我晓得了,定是下界的猴子看你太过欠揍,将你打回来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,真是笑煞我哈哈哈哈哈哈哈。”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叶修看着黄少天笑倒在喻文州身上,出声呛他“你这树妖这是愈发的没有硬气了,若是没了文州,便是要伏地长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.........吃你狮爷爷一口!”喻文州扯着他的腰带往怀里拉。
 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好了,少天,别闹。叶神,这是从哪来啊?”喻文州边安抚怀中的小狮子,边问道。
 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还不是被两道雷给劈回来了,诶我说这什么妖怪,这么狠的?”

  “蓝溪山上的兔妖。”

   “兔妖?”叶修疑惑“这兔子不是性子顶温和的吗?怎么......”
 
  喻文州笑笑“叶神有所不知,那兔子资质平庸,是当年我一次去见少天时见着可爱便随手点化的。”他顿了顿,摇摇头“本以为他靠着一身妖力,无忧虑的活上千百年,谁知他竟一刻不停的修炼。如今他过了这雷劫,便位列仙班了。”

“小东西到还挺知上进。”叶修点点头,手指摩挲着下巴,不知在想什么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二

        叶修第二日便在宫中的大殿上见到了那只上进小兔子。
         一身的蓝衣,青丝用蓝色的带子高高束起,眉清目秀,小小的脸蛋儿,好似一个少年,稚气未脱。叶修瘪瘪嘴,长得倒是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 “小仙自下界蓝溪山而来,为白兔所化。”那头的小神仙开口了,温温柔柔的声音,温和的令人如沐春风。
叶修听在耳里,咂巴咂巴嘴,这声音还行,有上下扫了一眼那小兔子,身段也好。

         啧,想什么呢。乱七八糟,人家生得好声音好有你什么事!?

          叶修摇了摇头,盯着大殿的梁发呆。
“你原为兔子,朕又瞧着你性子温和,不如就在东南角的草园中,照料花草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谢陛下。”蓝河行一大礼,后退到众仙之后,叶修回头看去,小兔子的头顶都没了。
叶修又难受了,他难得来不翘班来上朝了,就为了看看小兔子,没看够呢,又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下了朝,叶修独自走着,肩被人大力一拍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哎,叶不修叶不修,你今个儿怎么来上朝了,你平常连寝殿也不愿出,奇怪,太奇怪了,我说你........”叶修一回头便见黄色的一团带着叽叽喳喳就来了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“你能不能消停点儿,活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呔,你这老龙,吃我一抓啊啊啊啊啊!”黄少天跳起来,想蹦上去,被叶修一下子避开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们家文州不也是龙,叫谁呢你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“少天啊……”
这厢正闹着,凑上来个身影,小小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喻先生,多谢当年点化之恩。”蓝河拱手行礼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是小蓝啊,”喻文州看着面前两人打闹正无奈,就干脆和他聊起来“不必谢了,还以为你会怪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会的,不会的,我很感谢您。”蓝河及忙摆手,小脸红了个通透,一点也不见殿上的从容。

         黄少天又蹦过来“小蓝小蓝,我告诉你哦,那个园子里有只大小眼儿的猫,可凶了,你可要当心……”

       “嗯嗯”蓝河点头如捣蒜,眼睛里冒着星星。

        叶修怀疑黄少天才是兔子。

        他走上前去看着蓝河,脸好红,好可爱,若是变幻出兔耳,那……叶修抬手蹭了蹭鼻子,开口道:“小蓝你好啊,我是叶修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就是那个斗神吗?!”蓝河很激动,脸又红了些,眼睛里噗噗的冒着星星。
叶修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压下了蠢蠢欲动的手。

         想揉。

        “没错。”他尽量用温和的语气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站在一边,微笑看着三个人。
 
         斗神的袖子好像不太对劲了,呵呵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三


        叶修最近变了很多,知道打理自己了,知道出门了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方锐知道后很震惊大喊道“你不知轻重的鬼怪,快把老叶还来!”佩剑都出鞘了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“方锐,你这一剑刺下来,就再也见不到英俊的我了。”叶修不急,端着茶碗徐徐喝茶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方锐啐了他一口,“看来是没被附身,这不要脸的本事是老叶。”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你是不是看上谁了?”苏沐橙问道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  “呦,还是沐橙了解哥呀,一猜就对了。”
     
      一语出,满座皆惊讶的无声,瞪大着眼睛。
    
      “我什么时候有这本事了,都被我定形了不成?”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“嗨呀,我说老叶你糟蹋哪家姑娘?”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“什么糟蹋呀,这叫什么话,还有谁说是姑娘了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方锐连仪态都不顾,拍桌而起“不是姑娘!你……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苏沐橙看着叶修摩挲着茶碗的手,又看了看他满面春风的脸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试探性的问:“王杰希草园里的那个?”
叶修愣了一下,也不说,就朝着她笑。

这日,叶修穿得人模人样,又往草园而去,半路却被人截了去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蓝河到了草园,立刻去拜见了黄少天口中大小眼的猫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大人且等会儿,我家主人不喜他人打扰,我去通报去。”面相喜人的小童向蓝河作一揖,施施然向内室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蓝河回礼后便站在原地看景,四周一看,满眼的绿色,倒是令人心旷神怡的。

         这上仙果然是个奇怪性子。
“大人,大人我家主人有请。”
  
         “多谢。”蓝河甩甩袖子,跟上童子。

        蓝河见了王杰希,发现这人气质极好,待人也不错,若有不懂的,定细细的讲来。

         今天蓝河又有些不懂得地方,方才请教完出了殿门,就瞧见一尊大神靠着柱子,在等着什么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“叶神好。”今天的叶神怎么与以前不同?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哎呀,小蓝终于出来了,等你好久了。”叶修笑嘻嘻的迎上去。
         “等我?”蓝河惊讶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可不是吗,走走走,给我泡杯茶去,渴死我了。”叶修拉起蓝河的胳膊,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可我还要去园子里,唉,叶神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 蓝河盯着叶修拉着他的手,红晕爬上了耳垂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叶、叶修他还记不记得我呀?



啊,累死我了,我还没有一天打过这么多字
手啊断掉。
喻队和老叶一样是龙来着
少天是狮子
下的话,就晚上吧,尽量
么么哒^3^