宁故

你特别好我喜欢你

二哥哥的名字是新练的
字不好看,轻喷啊啊啊啊啊
也不知道格式啊什么的
害怕

【叶蓝】柳梢花间,你可记我 『下』

七夕贺文
龙叶修X兔蓝河 HE      半句话喻黄
写着写着,自己都不知道在想什么
第一次,轻喷【抱拳
进度飞起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四

        从那次之后,叶修几乎天天都去草园子里,做着蓝河的椅子,喝着蓝河亲手泡的茶,看着蓝河在地里忙活。

         这才是神仙日子,以前的,全然白过了。叶修想。
叶修翘着二郎腿看了会儿子书,蓝河的活暂时干完了,进来休息喝口茶。
  
         叶修看他进屋子,扔下书就眼也不眨的盯着人家看。他最近老是夸蓝河,嘴和抹了蜜似的,张口便来,什么“小蓝你可真厉害,这茶泡的比我好多了。”其实他也会泡茶,方锐为了他的一杯茶,能求上好几天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小蓝你长的真好看,世间怎有你这样好看的人。”其实他长得也不赖,不少的仙子芳心暗许。

        “小蓝你养的花开的真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等等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蓝河见他又要开口,连忙咽下嘴里的茶“叶神,您别夸我了。我哪儿有这么好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是顶好的人,怎就夸不得?”斗神看着眼前的小兔子渐渐变粉,嘴角愈发的控制不住,弯起来。嘴里的话,就要关不住,冲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小蓝啊,我……”这跑出来的话刚跑到一半,屋子里突然冲进来一人。

         打断了,叶修咬牙,不仅没跑出来,还被拦腰斩断。

        黄少天来找蓝河要花,也不知道是什么花。看他急的。定是给文州的。叶修笑笑,也罢,这小兔子,迟早是他的。

         叶修狠狠地抿了口茶,走到外面“小蓝啊,我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叶神这就走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叶修走到园外,依稀听到黄少天的声音“诶小蓝,你的脸好红啊,是不是叶不修欺负你啦?他这个…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呵呵,可爱的家伙。

         第二天蓝河依然泡好茶等着叶修来,他今天没活儿,便搬了把椅子坐在门口,从日升等到日落,叶修没来。

        翌日,依旧没来。

         三日,不见人影。他是不是真的忘了我呀,可,可是,他那天不是……走的时候,还有些遗憾不是吗?
怎么就不来了?

         四日,蓝河忍不住,来上界这么多天,第一次离开了东南角的这片宫宇,踏进了斗神的领域。蓝河张望着进了叶修的院子里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是谁?”“啊!”这声不响的询问,将蓝河吓得不轻。他回过头去,看到来人是个长得极好看的仙子。
真是只兔子啊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、我是蓝河,现在东南角的草园整理花草,我不是,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就是你啊。”蓝河才看到,仙子的后面还有一个人。“老叶的眼光倒是不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听到叶修二字,蓝河的眼里放出光芒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您是叶神的友人吧,请问他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    “你竟不知?下界出了点麻烦,他身为龙族,又为斗神,前几日去帮忙去了。”方锐讶异道,这老龙竟是没告诉自己的相好,也难为蓝河跑过来一趟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那、那麻烦可危险么?”苏沐橙将蓝河的反应看在眼里,念到叶修他独来独往这么些年,终也有时时担心他安危的人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方锐听他语气,看他眼眶,心中顿生怜悯,又安慰他:“没事,一点小事儿,他摆的平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五

        此时正在下界的叶修现出原身,在云中翻腾。
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是来降雨的,可他又不会,他只会吐火,也要来点吗。那老头儿真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也是怪他,才回去时就把降水的事浑给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唉,哥的小蓝啊,都几日未见过了,怪想他的。

         当叶修在柔软的云中想象蓝河的触感时,跑过来一
小童喊道:“叶神叶神,大事不好,天数有变……啊。”叶修化为人形,照着小童的头就拍。

        “臭小子,哥都说不出天数有变这几个字,别乱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真,真的,喻先生,布雨时,被人间一个道士模样的人所伤,现在喻先生那边已伤了不少的人……唉,叶神!叶神!”

         难怪那老头儿死活要我跟来,原是早知道。
叶修赶到时一堆人围着喻文州,给他输灵力,“伤得这样重?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是我疏漏了。”喻文州面色发白,有些虚弱“不想他如此厉害,倒不像是人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不是人类?是妖?什么道行的妖能伤你?”叶修想了想,想不出个所以然。“那我便去会会他,老头儿绝不会让我白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当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没事,我可是斗神啊。”叶修笑了,“多少年不打架了,终于可以活动筋骨。”说这便向下遁去。

         叶修站定在半空,面前是一处高台,一个道士模样的男子端坐于蒲团上,嘴里念着什么。“喂,你这老道为何伤我兄弟?”

         那道士猛然睁眼,盯着叶修,阴冷的眼神让人不适。“我不仅要伤你兄弟,还要将你们龙族尽数斩杀!”
叶修皱眉,什么时候得罪了这么个东西,“你与我龙族有何仇恨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哼!受死!”道士不答,曲指成爪,直向叶修抓来。

         叶修不动,待他爪子靠近,周身灵力暴涨,手一抖,亮出伞状武器,一挑,那道士便已滚落在高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这武器……叶修?”道士捂着右手,颤抖着站起来,死死盯住他,“是你?叶修,叶修哈哈哈哈哈哈哈叶修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叶修眉头紧锁,疯了?“正是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天帝竟如此恨我!?啊?让你来杀我,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,”道士语气一遍,沙哑不堪“我知今日定时活不下去的,不如与你同归于尽!真想知道他失去一员大将是如何的表情!哈哈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     叶修心道不好,快速撤去,却被那人抱住。

         该死!

         道士自爆内丹,连带着叶修一起被吞噬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六

        蓝河放心不下赶到下界时叶修倒在人堆里,身上的甲冑破烂不堪,脸上也有擦伤。他瞪大了眼睛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了?怎么回事?叶修!叶修!”蓝河不管不顾冲上前拨开人群。跪在叶修身旁,伸出手颤抖着去摸他的脸。眼泪接连不断,模糊着他的眼睛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蓝河,没事的。”王杰希才处理完喻文州的伤就赶来,带着深深的疲惫,他拍了拍蓝河的肩。
蓝河摸了吧脸,“是,前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带他回家去。”蓝河不愿别人碰叶修,自己凝了一团灵气,包裹着叶修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 方锐赶到时,王杰希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,他走到床边,看到双眼紧闭的叶修,叹了口气,有多严重,他这一路听了不少。“王前辈,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没大碍,他的身体伤口不少,但内里是完好无损的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只是什么?”蓝河好几日不睡不休,刚被苏沐橙劝去睡了会儿,这才两个时辰,又醒了,正巧着听见这话,就激动得凑上来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叶神的修为消耗了一万年。”王杰希相对冷静,双手按在蓝河的肩上,“我说了,叶神他不会有事的,你不必这样担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没错,”喻文州从殿外走进来,向王杰希拱手行礼“王前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们龙族有护心龙鳞,可护住心脉,每十万年修炼出一枚。以叶神的道行,这一万年的修为,算不得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真的?”“我何时骗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 蓝河跑到叶修床边,拉起他的手,轻声讲话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叶修啊,你是不是很快就要醒了,我告诉你,我的竹屋里泡好了你喜欢的茶,是我在下届的时候和你学的,你还骗我说,我泡的茶比你好喝,嘿嘿。”
“你应该不会记得吧,我那时还是只兔子,你有这么长的年岁,我也想陪你,喻先生恰好点化我,我日夜不停修炼,就为了见到你,你说我才见到你这么短的时间,我很贪心的,不够的,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蓝河觉得一股大力扯着自己起来,下一刻,有柔软的东西触到了他的唇。眼泪霎时决堤。

        “小蓝,我喜欢你。”叶修的声音还有些干涩,却无比的认真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蓝河哭着点头,抱着叶修不放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其实,”叶修摸摸在胸口的脑袋,“我都记得,我在下界游玩时救过一只颇有灵性的白兔,可粘人了。呵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像糖一样,又甜,又粘人。


那啥,我解释一下,叶修遇到蓝河的时候,蓝河已经被点化了,就是受了重伤变回的原型。两个人看起来进展神速,其实早就。

因为大眼儿是三赛季,喻队四赛季,锐锐是五赛季,就都叫前辈了

【叶蓝】柳梢花间,你可记我 『上』


七夕贺文
龙叶修X兔子蓝河
有那么点喻黄的
第一次写文,也不知格式啊什么的
轻喷啊各位,谢谢了【拱手
标题和内容没多大关系吧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阴沉沉的天和黑压压的云,预示着雨即将来临。

         倒霉透顶。叶修心想,哥好不容易下界来游玩一天,怎就碰上了这么个倒霉天气!

        叶修是条龙,很厉害的那种,是上界的斗神,可斗神也不用天天打仗,正巧无事,就化作原身,跑下来玩玩,没成想遇到了这样的坏天气。
 
         正想着一道惊雷炸响在耳边,叶修扭动身体,避了开去。半个身子透出云中。

         下界的人可都炸开了锅,什么神迹呀,佛祖呀,什么神话全搬出来了。叶修看着一群兴奋的猴子,再看看田地里龟裂的泥土,下来的真不是时候,回去就叫喻文州吐点水。叶修眨巴眨巴龙眼睛,扭头就走。

他还没飘出去两里路,有一道雷劈下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什么东西!老劈我干嘛!我叶修什么时候这么倒霉了,出来玩还能碰到渡劫的!我又不渡!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叶修看出来这雷与平常下雨时不同,就刚刚这两道雷,就蕴含着巨大的灵力。
噫,真惨。
 
         叶修感叹了一秒,加速往上界飞去。再惨,你也不能劈我!

          叶修变为人形,刚踏上地,就听见有个声音唧唧歪歪不休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文州文州,到底是谁来了呀,你还非拉着我和你一起来,我和张佳乐还没吵完呢,文州文州好文州,你放我回去吧!这个妖还不来,定是被雷劈死了,不要等了,快回去吧,回去吧文州.......”黄少天拽着喻文州的外袍晃来晃去。还凑上去蹭蹭喻文州的脖子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喻文州微笑着摸了摸黄少天的头,温柔道:“少天乖,就快来了,不能说他死了这样的话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叶修很难受,并不想看到这对秀恩爱的道侣。尤其是差点被劈两次后。叶修再次转身就走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不对,等等,他们在说什么,妖?劈死了?
        
“黄少天,你俩在这腻腻歪歪说什么呢?”叶修叼着不知从哪儿来的草梗,大步走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叶不修!,你不是下界去玩了吗?怎么回来了?啊~我晓得了,定是下界的猴子看你太过欠揍,将你打回来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,真是笑煞我哈哈哈哈哈哈哈。”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叶修看着黄少天笑倒在喻文州身上,出声呛他“你这树妖这是愈发的没有硬气了,若是没了文州,便是要伏地长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.........吃你狮爷爷一口!”喻文州扯着他的腰带往怀里拉。
 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好了,少天,别闹。叶神,这是从哪来啊?”喻文州边安抚怀中的小狮子,边问道。
 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还不是被两道雷给劈回来了,诶我说这什么妖怪,这么狠的?”

  “蓝溪山上的兔妖。”

   “兔妖?”叶修疑惑“这兔子不是性子顶温和的吗?怎么......”
 
  喻文州笑笑“叶神有所不知,那兔子资质平庸,是当年我一次去见少天时见着可爱便随手点化的。”他顿了顿,摇摇头“本以为他靠着一身妖力,无忧虑的活上千百年,谁知他竟一刻不停的修炼。如今他过了这雷劫,便位列仙班了。”

“小东西到还挺知上进。”叶修点点头,手指摩挲着下巴,不知在想什么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二

        叶修第二日便在宫中的大殿上见到了那只上进小兔子。
         一身的蓝衣,青丝用蓝色的带子高高束起,眉清目秀,小小的脸蛋儿,好似一个少年,稚气未脱。叶修瘪瘪嘴,长得倒是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 “小仙自下界蓝溪山而来,为白兔所化。”那头的小神仙开口了,温温柔柔的声音,温和的令人如沐春风。
叶修听在耳里,咂巴咂巴嘴,这声音还行,有上下扫了一眼那小兔子,身段也好。

         啧,想什么呢。乱七八糟,人家生得好声音好有你什么事!?

          叶修摇了摇头,盯着大殿的梁发呆。
“你原为兔子,朕又瞧着你性子温和,不如就在东南角的草园中,照料花草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谢陛下。”蓝河行一大礼,后退到众仙之后,叶修回头看去,小兔子的头顶都没了。
叶修又难受了,他难得来不翘班来上朝了,就为了看看小兔子,没看够呢,又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下了朝,叶修独自走着,肩被人大力一拍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哎,叶不修叶不修,你今个儿怎么来上朝了,你平常连寝殿也不愿出,奇怪,太奇怪了,我说你........”叶修一回头便见黄色的一团带着叽叽喳喳就来了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“你能不能消停点儿,活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呔,你这老龙,吃我一抓啊啊啊啊啊!”黄少天跳起来,想蹦上去,被叶修一下子避开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们家文州不也是龙,叫谁呢你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“少天啊……”
这厢正闹着,凑上来个身影,小小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喻先生,多谢当年点化之恩。”蓝河拱手行礼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是小蓝啊,”喻文州看着面前两人打闹正无奈,就干脆和他聊起来“不必谢了,还以为你会怪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会的,不会的,我很感谢您。”蓝河及忙摆手,小脸红了个通透,一点也不见殿上的从容。

         黄少天又蹦过来“小蓝小蓝,我告诉你哦,那个园子里有只大小眼儿的猫,可凶了,你可要当心……”

       “嗯嗯”蓝河点头如捣蒜,眼睛里冒着星星。

        叶修怀疑黄少天才是兔子。

        他走上前去看着蓝河,脸好红,好可爱,若是变幻出兔耳,那……叶修抬手蹭了蹭鼻子,开口道:“小蓝你好啊,我是叶修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就是那个斗神吗?!”蓝河很激动,脸又红了些,眼睛里噗噗的冒着星星。
叶修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压下了蠢蠢欲动的手。

         想揉。

        “没错。”他尽量用温和的语气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站在一边,微笑看着三个人。
 
         斗神的袖子好像不太对劲了,呵呵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三


        叶修最近变了很多,知道打理自己了,知道出门了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方锐知道后很震惊大喊道“你不知轻重的鬼怪,快把老叶还来!”佩剑都出鞘了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“方锐,你这一剑刺下来,就再也见不到英俊的我了。”叶修不急,端着茶碗徐徐喝茶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方锐啐了他一口,“看来是没被附身,这不要脸的本事是老叶。”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你是不是看上谁了?”苏沐橙问道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  “呦,还是沐橙了解哥呀,一猜就对了。”
     
      一语出,满座皆惊讶的无声,瞪大着眼睛。
    
      “我什么时候有这本事了,都被我定形了不成?”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“嗨呀,我说老叶你糟蹋哪家姑娘?”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“什么糟蹋呀,这叫什么话,还有谁说是姑娘了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方锐连仪态都不顾,拍桌而起“不是姑娘!你……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苏沐橙看着叶修摩挲着茶碗的手,又看了看他满面春风的脸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试探性的问:“王杰希草园里的那个?”
叶修愣了一下,也不说,就朝着她笑。

这日,叶修穿得人模人样,又往草园而去,半路却被人截了去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蓝河到了草园,立刻去拜见了黄少天口中大小眼的猫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大人且等会儿,我家主人不喜他人打扰,我去通报去。”面相喜人的小童向蓝河作一揖,施施然向内室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蓝河回礼后便站在原地看景,四周一看,满眼的绿色,倒是令人心旷神怡的。

         这上仙果然是个奇怪性子。
“大人,大人我家主人有请。”
  
         “多谢。”蓝河甩甩袖子,跟上童子。

        蓝河见了王杰希,发现这人气质极好,待人也不错,若有不懂的,定细细的讲来。

         今天蓝河又有些不懂得地方,方才请教完出了殿门,就瞧见一尊大神靠着柱子,在等着什么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“叶神好。”今天的叶神怎么与以前不同?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哎呀,小蓝终于出来了,等你好久了。”叶修笑嘻嘻的迎上去。
         “等我?”蓝河惊讶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可不是吗,走走走,给我泡杯茶去,渴死我了。”叶修拉起蓝河的胳膊,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可我还要去园子里,唉,叶神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 蓝河盯着叶修拉着他的手,红晕爬上了耳垂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叶、叶修他还记不记得我呀?



啊,累死我了,我还没有一天打过这么多字
手啊断掉。
喻队和老叶一样是龙来着
少天是狮子
下的话,就晚上吧,尽量
么么哒^3^